World Gaming Insight

WGI – 環球博視 | 極速全面的博彩資訊

新加坡法院表示關於一筆4300萬澳元賭債不利澳洲星億娛樂集團的裁決是基於公共政策目的

新加坡的國際商務法院透露,於2019年作出的一項不利澳洲星億娛樂集團(Star Entertainment Group)的裁決是為了保護新加坡的利益。星億娛樂集團當時希望從一名新加坡商人身上收回一筆後者拒絕償還、合共4320萬坡元(3000萬美元)的賭債。

該案件被形容為有史以來向新加坡法院入稟的最大一宗賭債案。星億娛樂集團這個澳洲娛樂場營運商向55歲的Wong Yew Choy追討他在2018年於The Star Gold Coast內的貴賓賭枱上輸掉的金錢。

Wong聲稱一名賭場高層向他承諾過,不需要對在2018年7月29日以前由於一名百家樂荷官犯錯而輸掉的金錢負責,亦不需要為往後在別人犯錯下導致他輪掉的金錢負責。當另一個錯誤於8月1日發生時,Wong聲稱他立即停止了賭博。

另一個爭議點在於The Star Gold Coast向Wong提供的借貸的本質。根據星億娛樂集團,Wong曾要求並且獲得了4000萬澳元的透支額,並且在其後獲得額外提高1000萬澳元。Wong說他並沒有作此要求,而是被直接給予4000萬澳元的借貸。

Wong之後給了星億娛樂集團一張沒有填寫銀碼的支票,但當該公司兌現支票時,才發現Wong已經在回到新加坡後取消了該張支票。

上週公佈的裁決理由中,新加坡國際商業法院法官Jeremy Cooke對Wong Yew Choy幾乎並無同情,其解釋稱,新加坡法律明確否認執行在外國司法管轄區產生的賭債。

「無論一個有錢人直接違反法令第5條第2款之『信用債務』顯得多麼不合理,對一個新加坡公民而言,他可以在國外受監管的賭場賭博而不受懲罰,但如果他在新加坡監管之賭場內賭博,則不能這樣做。這是保護新加坡利益之公共政策的必定結果。」

「同時考慮了國家經濟利益以及鼓勵外國人在此地的持牌賭場消費(無論是作為綜合度假村的一部分還是其他方式)的立法政策,限制了該法第5條第2款的效果,同時針對本國公民及其參與此類活動的行為保持家長式的控制。」

Cooke法官指出,Wong先生本人從網絡賭博業務中獲利豐厚,並補充說:「被告不是需要保護私人私人生活免受侵害的弱勢群體、免受剝削,但在我看來,該法令第5條第2款的法律效力是明確的,在本案中沒有可適用的條款豁免。」

星億集團在2019年10月作出原判決時表示計劃對該結果提出上訴。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 | 訂閱我們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