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ld Gaming Insight

WGI – 环球博视 | 快速全面的博彩资讯

新加坡法院表示关于一笔4300万澳元赌债不利澳洲星亿娱乐集团的裁决是基于公共政策目的

新加坡的国际商务法院透露,于2019年作出的一项不利澳洲星亿娱乐集团(Star Entertainment Group)的裁决是为了保护新加坡的利益。星亿娱乐集团当时希望从一名新加坡商人身上收回一笔后者拒绝偿还、合共4320万坡元(3000万美元)的赌债。

该案件被形容为有史以来向新加坡法院入禀的最大一宗赌债案。星亿娱乐集团这个澳洲娱乐场营运商向55岁的Wong Yew Choy追讨他在2018年于The Star Gold Coast内的贵宾赌台上输掉的金钱。

Wong声称一名赌场高层向他承诺过,不需要对在2018年7月29日以前由于一名百家乐荷官犯错而输掉的金钱负责,亦不需要为往后在别人犯错下导致他轮掉的金钱负责。当另一个错误于8月1日发生时,Wong声称他立即停止了赌博。

另一个争议点在于The Star Gold Coast向Wong提供的借贷的本质。根据星亿娱乐集团,Wong曾要求并且获得了4000万澳元的透支额,并且在其后获得额外提高1000万澳元。 Wong说他并没有作此要求,而是被直接给予4000万澳元的借贷。

Wong之后给了星亿娱乐集团一张没有填写银码的支票,但当该公司兑现支票​​时,才发现Wong已经在回到新加坡后取消了该张支票。

上周公布的裁决理由中,新加坡国际商业法院法官Jeremy Cooke对Wong Yew Choy几乎并无同情,其解释称,新加坡法律明确否认执行在外国司法管辖区产生的赌债。

「无论一个有钱人直接违反法令第5条第2款之『信用债务』显得多么不合理,对一个新加坡公民而言,他可以在国外受监管的赌场赌博而不受惩罚,但如果他在新加坡监管之赌场内赌博,则不能这样做。这是保护新加坡利益之公共政策的必定结果。」

「同时考虑了国家经济利益以及鼓励外国人在此地的持牌赌场消费(无论是作为综合度假村的一部分还是其他方式)的立法政策,限制了该法第5条第2款的效果,同时针对本国公民及其参与此类活动的行为保持家长式的控制。」

Cooke法官指出,Wong先生本人从网络赌博业务中获利丰厚,并补充说:「被告不是需要保护私人私人生活免受侵害的弱势群体、免受剥削,但在我看来,该法令第5条第2款的法律效力是明确的,在本案中没有可适用的条款豁免。」

星亿集团在2019年10月作出原判决时表示计划对该结果提出上诉。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 | 訂閱我們

%d 博主赞过: